news

新闻列表  >>  到处都有糟糕的审美

到处都有糟糕的审美

发布日期: 2016-10-01

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王尔德)

 

王尔德说: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但有很多人明明可以抬头看见星空,却偏偏把生活变成阴沟。

 

有朋友买了一栋豪华别墅,她把别墅花园打理的繁花似锦、处处充满了美感和设计,毫不输给欧美中产阶级花园,活脱一幅“历史终结”的美好画面。然而,她的左邻右舍仿佛无视这种美!原本各色花园被种菜的、铺瓷砖的、荒草丛生的、杂乱无章种大树的搞得乱七八糟,更有甚者:完全把花园变成养鸡场;还有把社区景观水景围到自家养鸭养鹅!在一个堂堂高尔夫别墅区里,几乎生造出了一种原始土著社会的景观,一种惊人的美学灾难!

 

为什么去了欧美国家的中国游客都能熟视无睹那些街头巷尾开满鲜花的美丽阳台?为什么他们对那种街道艺术之美、花园之美无动于衷?很奇怪每年大量出国旅行的人在微信、微博晒出他们在欧美各国搔首弄姿的美丽留影,回来之后依旧过着自己缺乏美感的日常生活。他们的阳台依旧在晾晒衣物,他们可怜的花花草草永远半死不活和青黄不接,他们的花盆永远丑的惊人!他们依旧穿着睡衣威风凛凛地穿越大街小巷。

 

 无论是上海外滩还是广州沙面,你总是能看到精美华丽的建筑被糟蹋的尴尬场面,从窗户到阳台,文明的差距显而易见!那些原本精美的阳台就是晾晒衣物和乱搭乱建的场所!各种洛可可、巴洛克的线条都在五色的内裤、胸罩、电线、棉被下奄奄一息。

 

我们常常发现中国的一般大学教授其审美眼光还不及一般欧美家庭主妇!更不用说普通人,从街道的商业门头到家居装饰,从行为举止到着装………都不行。教授可能精通各种外语和历史,知晓天文地理,但他绝不像爱因斯坦有弹钢琴的雅兴;也不像萨义德那样会谱曲和演奏;他不会知道柯布西耶和阿玛尼、也不会穿的像个绅士;不会买一幅新锐的画作或摄影、更不会把阳台种上美丽的花;但他们一定会在家里开着手术室和办公室那种冷色光的节能灯或日光灯、穿着老虎或者猫模样的大头拖鞋摇头摆尾地严肃谈论着保健和养生;在摆满假古董的博古架下大谈明朝的那些事----

 

建筑和大街、商业街更是美学的重灾区!它们简陋和苍白,缺少修养,缺少设计,严重缺少设计!那些统一的丑陋招牌和门面散发出审美的恶臭,大街上的某些公共雕塑显示:他们早就把文化杀死在街头,让文化暴尸街头。

 

比如,当“兰花草”的刺耳电子乐曲从远处传来时,你就知道了“洒水车”来了!“洒水车”?多么浪漫而又愚蠢的东西!我们把城市的清洁卫生似乎都寄托在“洒水车”身上了?于是,不论刮风下雨,“洒水车”都是那么兢兢业业的坚守岗位在“洒水”,但城市依旧红尘滚滚。

 

日本的清洁运动有一个概念叫“垃圾不落地”,也就是说不能依赖清洁工和垃圾桶,垃圾,必须自己带回家分类处理。因此,日本大街上很少看到垃圾桶,却依旧是卫生文明的顶级国家。但“洒水车”是什么概念呐?意思告诉大家:垃圾算什么?大街上的灰尘啊、泥土啊、垃圾啊~反正大水一冲一洒就可以忽略了!洒水车只能暂时让尘土变成泥浆,然后让泥浆在大街上反复被碾压。这还不算奇葩的,我曾经在一个县城见过由五把大扫把组成的电动道路清扫车,这种宇宙奇观一般的神器所到之处就会刮起龙卷风一般的漫天灰尘,你可以脑补一下直升飞机的螺旋桨,但要改成五把由“传统匠人”用毛竹制作的大扫把。

 

另外,我们常常在街头巷尾看到一些转角区的设计缺少常识:转角设计如果是直角不加以处理的话,这里的将会成为持续污染源——烂泥巴会被人和车碾压并带出。在发达地区,这种转角要么被设计成弧形,符合人机工学。要么以石头和花器装饰,形成障碍;最省事也是以砂石和树皮碎块铺设转角,以保护土壤不被踩烂——带出,形成污染!在德国和很多发达国家,只要是大街和社区,裸露土壤和无故裸奔一样是违法的。所以国人一出门就感叹人家干净、空气好,原因不仅仅是人家管住了各种工业排放和汽车尾气,人家还管住了土壤:不让它被碾压而漫天飞扬!很早就有一句话说:某某地方土气。土气,真的到处是尘土的那种气息。越是文明发达地区就越是看不见尘土,它们都被很好地保护起来了,这是铁律。

 

我们还看到一些无辜的园艺工人在密不透风的、四季常青的香樟树下哼着“妹妹你坐船头~”并麻利地铺设草地!后果是不用猜测的:这些草地生来就注定是短命的!它们至多活不过半年。因为草地需要阳光!问题是:园艺设计者不懂这个常识吗?接下来的日子,你就会看到四季常青的树荫下裸露和无辜的土壤。

 

还有,樟树和广玉兰不知怎么就成为园林绿化的模范标兵了?但是,植物分布的科学性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比如在华东地区,冬天非常寒冷,先不说大雪会让这些大树冠的常绿树种断枝和倒塌。华东地区的冬天最珍贵的是阳光!“冬天最珍贵的是阳光!”意味着什么呐?华东地区任何住宅和人类频繁活动的场所,只要是冬天,阳光是非常重要的!

 

可惜!在一些无知的园林景观规划中,樟树和广玉兰似乎成为市政建设和社区园林的救命稻草!而事实上,华东地区凡是在人类频繁活动区域最适合的树种一定是落叶树种。落叶乔木夏天一样遮阴,冬天却腾出了天空。但是,他们被愚蠢的园林规划莫名其妙的淘汰出去。更不用说落叶树种带来的季节感和美学的动态变化是人类天性的一种需求。

 

我的父母家被好心人种过二十多年广玉兰和樟树,后来,老人家们提到这两棵树就是悔恨交加的场景:它们不停落叶子,随时随地就落叶,叶子落在院子就会腐烂,所以老人家要每天勤快地打扫!最悲剧的是冬天!冬天是补钙的好日子!老人家需要补钙!阳光可以补钙!不是吗?广玉兰和香樟(嗷!多么动人的名称,香樟!)偏偏在冬天依旧苍翠得像青松翠柏一样不倔不饶,一片叶子也不肯掉了!于是我的父母就在雾霾和一片青翠的阴影下补不成钙了!广玉兰和香樟,记住,它们是“补钙”杀手。

 

公园和道路绿化,也充满了违背常识和美学的难言之隐!公园的草坪往往是一个公园的核心,草坪是集聚人的活动场所,比如野餐、日光浴、放风筝、孩子的奔跑、开音乐会和市集。但我们的公园少见大面积草坪!即使有,上面却常常匪夷所思地插上了各种貌似文明礼貌用语的“温馨”告示牌:“请勿践踏草地!小草在睡觉,请勿打扰它”诸如此类,请问:一块拒绝人上去的草坪要它何用?即使好不容易有一块没插“温馨告示”牌的草坪也不完整,它们常常被一些低矮的灌木和桂花树隔离的七零八落。除非你是野鸡和野兔,否则那些所谓草地和你无关。再比如说一些景观大道:景观的实质是什么?首先是要有视野、有地平线;要看得见地理的渐进和气候的更替变化。但一些“环湖大道”和“环海大道”的绿化景观设计同样显得无知和暴力。他们往往用里三层外三层的植被绿化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毫无视野可言。比如,第一层:红叶石楠或黄杨木;第二层:红叶李或桂花树;第三层:樟树或广玉兰-----这三层下去,作为吃瓜司机,你就在植物的隧道里了!你的目光永远只能向着前方的消失点看,直到你疲惫不堪!即使你到了郊外,你仍然看不见地平线;即使你到了远方,你仍然看不见远方;你的视野和油门永远在道路和绿化管理部门为你设计好的永不凋谢的绿色隧道里向着远方的消失点远去。

 

我曾经在郊外拍到一张刚刚修建好的乡村道路照片,所有人见了都说“哇!好漂亮。是国外吧?”原因就是道路还没做“绿化”,线条被完整的保留下来了。一年以后,这条道路就变得平庸了,有人去了都找不到它,再也拍不到原来漂亮的线条,因为这条路的视野和线条完全被不当的“绿化”给毁了。

 

我们为什么喜欢西藏和新疆?因为那里没有愚蠢的人工绿化隧道!那里有一望无际的视野和地平线!有没有诗不肯定,但可以肯定:那里有远方和看得见的风景。

 

泰国历史上有一个著名的国王拉玛四世,他的故事被拍成电影【安娜和国王】。早期受过西方教育的拉玛四世看出来西方文明的强大和泰国自身传统的种种陋习和严重不足,因此决意改革。始于拉玛四世成于拉玛五世的改革,让泰国走上现代化的路途。不同于中国和缅甸,泰国主动打开国门免于成为殖民地,也在于他的精英阶层有着非常清醒的谦逊意识:泰国人缺乏较高智力,更缺乏现代化的教育。整体上来说,在率先到达亚洲的葡萄牙人看来,岂止是泰国,亚洲就是一个半开化、半蒙昧的世界。亚洲,包括印度,并非黄金遍地的富庶之邦,令人失望。尤其是传说中的古代中国也并不是像他们想象中那样一个强大的文明国家。只不过亚洲的日本和泰国很早就认识到这种巨大的文明差距,首先打开了国门,因此没有沦为被动的殖民地国家。

 

当代的泰国是全球顶尖度假酒店最扎堆的地区,设计之美除了遍布普吉岛和清迈这样的传统度假胜地,曼谷也是亚洲广告设计界的翘楚,处处充满设计和创意的活力。

 

泰国的事实证明:只要你不是猴子,只要你谦虚学习他人的长处,没有不可攻克的美学难题。我不愿在旧金山破败的唐人街吃“猴脑”大餐,但我会在干净的中国古镇喝一杯品质优异的拿铁或大红袍。因为我既不舍古镇的原始感性之美,也不舍一种叫理性的现代化,我会看着古镇收拾整洁的街道和那些种满灿烂鲜花的阳台。

法律声明: 近期发现我司案例被非法盗用,本站案例皆版权所有,一经发现,我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权到底!